Hélène

这里名为不务正业每天想晏的小林

【楚白】我们死宅不懂玛丽苏(中)1

楚白



现pa

无脑
佟白姐弟慎
大概是撸啊撸
/OOC



窗外的阳光正好,照在那人白暂的脸上,微醺着点红,倒是可爱极.

楚留香眯着眼望着门口气喘吁吁的小人,许是奔跑得太快,头发也有点乱,样子真是逗人.

想着,他兀自笑了,这一眼,抵得上万年了.

“啊啊啊快看楚学长刚刚好像笑了一下啊.”

“有吗?我的天我就这么错过了.”

“不过新来的这个看起来也很帅啊.”

“以前没见过他,应该是学弟吧.”

“快看他的手,我吹爆.”

两个女生嘀嘀咕咕,门口的人却我行我素,对着讲台上怒目圆瞪的教授深鞠一躬.



“哪些是偶然哪些是惯犯,我可分辨得清,希望这位同学你是前者.”


那人的气息平和了许多,眼神却飘忽,许是根本没有把教授的话听进去,弓着背走到后头去.
边走嘴里还嘀咕着些什么.

“秀才那个家伙,竟然不叫我...”


大抵文学系的学生只有白展堂这么一个奇葩了吧.我们的老白同学,在他大学生活的第一天,就成功的睡过了头,成功的迟了到,成功的被两个人惦记上.

我们无法判断这两份惦记是好是坏,或许是被大灰狼盯住了,成了早已被预定的猎物.

教授讲课如波涛般洪亮,他肥硕的身子上下窜动,那些个手势孔武有力,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了起来.
白展堂只顾着埋头做笔记,不看这个教授,到底是没在听讲,本子上写着的是别的什么.

楚留香盯着那双正奋笔疾书的手,纤长又白暂,若是在键盘上飞舞该是多好看的一番景致.



“小白...白....白展堂...”

楚留香又眯了眯眼,盯着那封皮上写得工工整整的三个字.

整个暑假,楚留香都惦记着这个名字.

七月初时与初识那人,便被视频中那双纤细修长的手吸引,在键盘上敲打就跟弹钢琴般.

那是冷淡的香帅第一次动心.

从此一发不可收拾.

在入学名单送到时,视线不住地在这个名字上多停留了一会,到底是上了心.

楚留香不知道他究竟是否是盗圣,也不知道他是对谁动了心,明明是第一次见,但白展堂就好像有魔力一样,在他眼里就是可爱得紧.


没关系,我们来日方长.





白展堂盯着教授,手上的白纸在一节课内已经被写得个满当了,他便闲了下来.直到教授合上课本,白展堂才回过神来.

他走了个神儿,想到了表姐.

“白展堂我告诉你啊,你要是再这么宅下去小心一辈子找不着女朋友!”

这个有点恶毒的诅咒伴着佟湘玉独有的汉中腔调在他脑子里回响,就更显得魔性了.

本来想着避避网上他和盗帅的舆论,便同意走出房间,可是这一走,便走了个干净.

白展堂被佟湘玉带出了国,整整玩了一个月.他一点也不开心,两个月不能碰电脑让可怜的老白有了小情绪,手机里全是一个文艺青年应俱备的风景照,以往的许多游戏截屏早就被刷到老上面了.

这便失踪了一个月,但白展堂得到的教训却是他此生都不会找女友了,只想快点找个人收了佟湘玉.

理所应当的,他对着盗帅说了“喜欢你”后的第二天,便把这事儿忘了.

他收拾好书包转了个身,想从后门出去,刚抬头,迎上一双含笑的眼睛.




哇靠,真人这么好看吗.





白展堂睁大眼晴盯着眼前的人,以前在视频里就觉得自己的颜值被完爆,现在这个距离更是让老白觉得应该挖个地洞.


真是好看啊,估计追他的人很多吧.

随后老白又想到佟湘玉那个恶狠狠的诅咒,庆幸他没有暴照.


虽说老白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是如此肤浅,但他下意识地觉得他该跑.


“你好,我叫楚留香,是你的学长.”

白展堂眨了眨眼睛,又搓了搓.确定这是视频里看到的那个香帅,有些僵硬的伸出手,握住那十分友好的另一人的手.

“白展堂.”



不会那么巧吧!


白展堂低下头,表面上他依然云淡风轻,但内心早已波涛汹涌,脑子不停地转.


游戏里认识的大佬是自己的学长,自己好像没被认出来,但完全不想掉马.

要不当作第一次见的学长一样对待?


白展堂向楚留香点头致意了一下,想把握住的手抽出来,却被强劲的力道死死握住,他有些错鄂的看着楚留香,用软糯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唤了声.

“...怎么了,学长?”


楚留香这才把手放开,虽说他非常想立马确认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找的人,十有八九可以确定了.但白展堂这个小兔子样,让楚留香想要逗逗他.


总归是消失了那么久,就这么杳无音讯着,不给点惩罚是不行的吧.


他眯着眼睛笑着看着白展堂,凑近了他的耳朵,温热的气息喷在白展堂的耳边,惹他一阵酥痒.

“学弟的手很适合玩游戏啊.”

低沉的声音在白展堂耳边响起,他微微颤抖了一下,看着楚留香渐远的身影,悬着的心还是悬着.



雾草他想干什么,我不会掉马了吧,不对啊,我没露过脸啊.

不会真暴露了吧...

难道他要报复我消失一个月的事吗...

以后还是少跟楚学长接触好了.



老白暴露的事似乎已成定局,但是楚留香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报复.他缓缓地铺开自己的网,既温柔,又小心,只为了完完全全地将老白包裹起来,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.


一想到白展堂那软糯的声音带着点哭腔,楚留香就笑出了声.


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,对你,更是如此.



白展堂打了个喷嚏,他搓了搓鼻子,又看了眼自己被握了许久的手,便没在意什么了

这个喷嚏倒是不冤,此后,我们的贼祖宗便重回游戏圈开始他的被掰弯之路.


嘛,他自己显然还没有自觉.




#八一八是什么让香帅一笑#





TBC.

评论(2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