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élène

这里名为不务正业每天想晏的小林

【楚白】我们死宅不懂玛丽苏(上)





现pa

无脑
佟白姐弟慎
游戏我瞎想的
/OOC



“谢谢各位的鲜花,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.”

白展堂熟练地叉掉了界面,全然没有看到弹幕上粉丝一片片哭声哀求.




“啊啊啊盗圣别那么早睡嘛.”

“别说了,人家学生作息时间很规律的.”

“啊,今日份的吸盗圣,打卡完毕.”


白展堂作为一个准大一学生,打算把自己关在房里打一个暑假的游戏,直到天荒地老,海枯石烂.
这志向可真是堪比鲲鹏,可有上天的气势,但是,小白刚从高三解放,还未开始实行这个计划,他表姐就不乐意了.

佟湘玉每天饭点就在桌前就开始训话,痛斥曾经的小白即将变成一个只会抠脚的死宅,连称呼都变成老白了.

“你说你姐我辛辛苦苦滴把你拉扯大,你竟然心里只有游戏,看看你这窝囊样儿!”


白展堂老早没了父母,亲戚中也只有佟湘玉一家愿意收留他.从小,他便与一个粗犷的表姐相依为命,他本人也不细腻.

似乎偏生就带着东北人的豪爽.


佟湘玉的口音白展堂其实早就习惯了,但是今天听起来,佟湘玉好像个可怜的农村女孩在那哭惨,他好像真成了个不务正业的败家子.

“好啊,大爷我去做直播赚钱,这可不窝囊吧.”

佟湘玉白了他一眼,就再没阻止他在死宅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.



白展堂没有想到,自己打个游戏,竟然也会吸那么多粉.刚开始他还不明白那么个所以然,后来瞥见弹幕上的留言,他惊得手抖了一下.其程度也就是野怪被人抢了一只.

“盗圣手真好看啊,疯狂舔屏.”

现在的姑娘都在想什么呢,两只猪蹄了,有什么好看的,还不如炖了有用.

白展堂自顾自地嚷了几句,愣是把心里想的全数吐了出来,这一说,弹幕就全炸了.


“啊啊啊啊竟然不自知!”

“盗圣的东北口音真亲切啊.”

“真的!盗圣你敲键盘像弹钢琴一样好看.”


白展堂又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眼,他真觉得除了他的手白点,指甲是被他啃得破破烂烂,好不容易才被佟湘玉修齐的,短得不得了.其他便再没什么好看了.

白展堂打游戏的风格诡异多变,就是悄无声息的,有时候跟他组队,感觉快要输掉的时候,还不见他的影儿,最后却赢得不明不白的.


想来这盗圣火得也不是没有道理.

这盗圣的名气便一天天大起来了.

不知在什么时候,他的粉丝里面多了一个叫盗帅的id.

白展堂不甚在意,他每日同往常一样是和粉丝操着东北口音在那儿唠嗑,有时逗逗她们,都竟然有被做成鬼畜.

后来他发现自己真不适合和姑娘聊天.

也就是从那时起,弹幕上越来越多人叫着让盗圣露脸.这下白展堂又不明所以了,游戏打得好好的,露啥脸啊.





“四盗中就你盗圣没露面啦,凑桌麻将整整齐齐的.”

“盗圣你不好看没关系,你手好看啊.”

“喜欢你也不是一两天了.”

“趁机承包盗圣哥哥啊啊啊.”





白展堂这天开直播,又被这群姑娘可怕的言论吓得不轻,他自觉得是不好看的,每每他和佟湘玉互相嫌弃,渐渐的,他真觉得自己不好看了.佟湘玉倒不是觉得他不好看,真要说,她这弟弟整个就如玉一样透,只是有时傻里傻气的,忍不住调侃一番.

白展堂像往常一样拒绝了这群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粉丝,又立马开了一局,这把匹配对手中,
到有个id让他稍稍挑了下眉.


“哟,盗帅.”

他的口气像是见到个许久未见过的故人,白展堂本人也莫名其妙了一下,隔着个屏幕,怎知道对面的模样啊名字啊,但他在接下来这局中,对这陌生的盗帅可是气极了.

“处处针对我抢我野怪,这位兄弟你什么意思啊!”

白展堂怒摔鼠标,这把他可真是亏大了,他被这盗帅拖着打,有时还专挑残血的时候,按理说按照他平时的打法,本是不易被人发现,可是这人的打法也令他看不透,该救队友时,他去摧塔,该摧塔时,他又追着自己打.

反正就是不按套路来!

最后,那团队里另一个叫猫爱花蝴蝶的家伙,与这个盗帅配合,压着自己打.

他就在这个暑假里,第一次输了.

白展堂满腔愤怒无处说,这时他又陆续收到条私信.


盗帅:加个好友吗?以后组队.

盗帅:你的打法我感兴趣不是一两天了,专门研究了一下,这局你别太在意.

盗帅:你可以称呼我为楚

盗帅:还有就是我对你也很感兴趣.



白展堂本来看得好好的,最后一条信息蹦出来他瞬间无话可说,不过没一会,他就认为是因为自己平时那些鬼畜惹得人家发笑,便没太在意.虽然他还气,但他又对这盗帅生了兴趣,按理说自己的打法不会被别人轻易看穿,可这个人竟然研究一下,便能把自己压着打了.

是个强人.


这念头在白展堂心里一落,二话不说便去加了个好友.之后这一局一局的,也慢慢熟络起来了,本来他是不知道这游戏区有四盗这么一说,后来在这圈混熟络了,便知道自己也算个有众多粉丝的大佬了.

后来他便结识了这里面的四盗,虽然未曾谋面,但这实力让年轻的老白同学心服口服.

特别是在和盗神单挑三百回合后.....嗯......好像依然心存芥蒂.

盗神:兄弟怎么称呼啊

盗圣:叫我老白就好


于是便在连麦的时候唤起这亲切的称呼,粉丝们间也就这样叫起来.



“真的老白你露个脸绝对涨粉啊!”

“你要照顾我们广大盐饭需求啊.(虽然没见过)!”

“老白我们这些粉丝也是好奇嘛,露双眼睛也行啊.”




白展堂真是无力再去回应了,讲道理,你看看人家盗神的颜,再没兴趣关注我了.

在闲暇时间,白展堂是有去关注这个他一直都不服的家伙.


在他点开录屏的那一瞬间,他就发誓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.

真的这脸小姑娘们得爱死吧.

那盗帅真不愧是盗帅,跟姑娘说起话来一套套的,弯弯眉角,真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.


“哦哦哦承包香帅盛世美颜!”

“楼上的休想啊.”

“啊香帅的声音也好苏.”

“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?是香帅啊!”


白展堂这天照了照镜子,怎么照怎么不满意,还是没有做好充足的心里准备,依旧是没露脸.

这会圈里那几个大佬也不干了,要白展堂爆照,以盗神为首叫嚣着,白展堂无奈极了,一开始还义正严辞地拒绝了.

谁知此时盗帅发来条语音.

“来直播单挑,输了爆照,赢了以后不提了.”

盗帅的声音不温不火的,低沉又有磁性,白展堂也不知是因为什么,鬼使神差地就应下来了.转念一想这或许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.


虽说他们曾经大战三百回合中,我们的老白同学不是没有赢过,有时候靠些奸诈的小技巧也能混过去,要想赢也挺容易的.

只是没想到,这个盗帅比他更奸诈,更没脸没皮.

全程在那里对他说情话,害他隔三差五的就手抖一下,不得不把麦关掉,弹幕上的反应也是令他匪夷所思.

白展堂痛苦地嚎着:盗神你的垃圾话只对小姑娘有用啊对我有啥用啊,除非你的性取向不对吧!

等等,好像真有这个可能.

白展堂转念一想,觉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说不准看不上一般女孩,只喜欢漂亮的女孩.在这个男女比例不平衡的社会里,女孩子少,漂亮的女孩子就更少了,他说不准就是审美太高,要孤独终老的那种....

反正怎么的就是看不上我呗!


这下白展堂舒了舒眉头,一下好像都解释通了,粉丝出于好奇,圈里面的人也可能是想交个朋友好面基吧.

那我到底在担心什么呢?

白展堂想不明白,隐隐觉得这事儿不简单,却也没多想,他本来就粗枝大叶的,现在他连弹幕都关掉了,一心只想打好游戏.

谁知那头楚留香好像也跟他认真了似的,死死追着他,放技能的频率好像都计算好了,他就老折在半路.

这可不行,白展堂打开了麦,酝酿着放一个大招,几分钟后只听见我们老白同学笑了一下.

“我也喜欢你.楚兄.”


他这么一说,对面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立马就掉线了,这场不知道为什么而开的战斗也就以老白的胜利结束了,从那以后没人再提老白爆照一事.

只是弹幕的反应更加诡异.



“啊啊啊啊啊楚白大法好啊.”

“老白绝对诱受吧.”

“qAq,果然好看的男孩子都去搞基了(虽然没见过老白.)”

“啊,失恋了.”

“虽然知道是开玩笑的但还是好甜啊站定!”



白展堂惊人的言论刚一发表,就到群里面去赔罪,不过真正的当事人好像还处于惊吓状态,好一会儿才上线.



盗帅:小白没事,不澄清也倒可能会涨粉.

盗圣:兄弟别吧,这可是你的名声啊.

盗帅:我又不是姑娘家的干嘛在意这些.

盗圣:那你在意什么啊!

盗帅:我在意你.


白展堂再次震惊了,这会儿换成他下线了,他再次思索起这个谜一样的盗帅,真是比贼祖宗还贼.

他开始怀疑起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了.


楚留香笑吟吟地看着屏幕上那个暗下去的头像,心里并无不愉快,反倒充满喜悦.

就算那句表白不是真的,我也要把它变成真的.

从那双手,那份戏谑开始,我便在意起来了.


这时他的好友胡铁花发来条私信.

“你不会真喜欢那个毛头小子了吧.”

到底是不是喜欢,楚留香好像说不明白,他忽然把今年的入学名册拿出来看了几眼,随后又放了下来.

以后便再来日方长把.



说是这么说,可是从七月底开始,游戏区就再也不见盗圣上线了,粉丝们叫苦连天.

可是这盗圣真如蒸发了一样,再没了音讯.

晃晃悠悠地,暑假也就这么过去了,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,但总归我们那个贼祖宗是要回来作妖的.


楚留香的入学名册上,赫然有个名字.


“白展堂.”







TBC.

评论(8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