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élène

这里名为不务正业每天想晏的小林

【雷安】刺猬 .上




古典
/OOC
腹黑安哥





小骑士不懂,他不懂的东西太多了.




清晨,城市的某一角.
贫民窟的小巷子很窄,但叫卖声连绵不绝.

“早啊,小安先生,今天也要两份报纸吗?”

安迷修接过两根粗硬的面包和两份报纸.还没来得及翻看便把那面包拧断和着稀少的果酱吞下.

贫民窟的北端,和繁华的街市连在一起.
也许是位置关系,街市的阳光比贫民窟更明亮,灿烂.
走出贫民窟,呼吸到的反而是更新鲜的空气.


今天的马车似乎比以往要多一些啊.

安迷修看着一匹匹骏马缓缓抬起蹄子,又放下.那动作真是优雅至极.

想着,他不禁露出些微笑.又忙把报纸翻出来.

啊,又到雷皇星太子的诞生日了么.


如此,他又觉得有些无趣,把报纸扔到了远处的废物箱里.沿着那繁华的街道散起步来.

我叫安迷修,是雷皇星骑士团前团员,现在一家书店打工.因为顶撞了团长又被赶了出来.确实,没人需要一个自命不凡的骑士,那里缺了我也依然照样运转.

不会因为哪个穷人失业了,便会发生什么改变.

一个穷人的死是微不足道的,相对,一个富人死了人们便会大惊小怪了.

综上所述,富人的生日是应该被人尽皆知.统治的最上层,离天最近的地方.

而我则是在他们脚下匍匐,甚至想够着他们的脚跟也异常艰难吧.

安迷修跟着一辆又一辆马车往前走.

为什么呢?创世神给予的所谓的公平,大抵就是富人烦恼为什么他们生来就有那么多财富,却忘了底下还有每天都在为生存而烦恼的穷人.

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,不幸的家庭却有各自的不幸.

哎,太难懂了,这个公平的世界.

安迷修的视线紧紧跟着马车,直到它完全远去,最后消失成一个点.
他抱紧手中的书.

我也好想养一匹马啊.






小皇子认为他什么都懂了,实际上他也不懂


那家伙的生日真是麻烦啊.

城市的另一角,坐落着一个巨大的,美丽的城堡.集所有溢美之词为一体的地方.

自然,其中的图书馆肯定也华丽万分.

可这里,却是雷狮最讨厌的地方.


古板,无聊,虚有其表.不过是迂腐的象征.

可今天他却不得不躲进这里面,来逃避那个更无趣的宴会.

雷狮摩挲着一本本印了金边的书籍,随后又将它们一本本书立起来,试图用书本打出一个建筑.

“卡米尔,宴会有蛋糕,不去吗?”


坐在书架下安静看书的是另一个男孩子,他的眸子是温柔的水蓝色,可是散发的气息是何其冰冷.

“嗯.”只见那男孩微点了一下头,视线又回到书本中.

在“建筑”已有点高时,雷狮却一把手将其推翻了.

“总有一天,我要把这里烧毁.”

那双紫眸所散发的电气是如此逼人,卡米尔只是将帽子拉得更低.

雷狮来到窗边,远远地望见城堡外更远的地方是一片蔚蓝的大海.

雷皇星太子,醉心于权势,一心想要超越自己的父亲,讨厌自己的兄弟,生活对他来说就像战争,为了胜利更要自私自利.今天是他的生日,也就意味着今天会格外无聊.

他如是想道.

或许最后在这场权利的斗争中他会胜利,当上雷皇星的王孤独一生吧.

那他的命运真是悲惨,雷狮垂下眼,摸摸自己的额头.

如果每个人的命运都写在脑门上,那这个世界真是太简单了.

我呢?我的命运也会如此决绝吗?

雷狮轻笑一声,

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这座城堡是一个鱼缸,而他,一定会跳出来.



“走啦,卡米尔,去找点乐子吧,那家伙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的.”


正因为不相信命运,才决定一辈子追随繁星,不在鱼缸中结束一生.








骑士的剑断了,皇子的皇冠碎了,这何以见得是坏事?



安迷修不曾清楚雷狮的样貌,只知道城堡深处,有一个年轻气盛的三皇子.

自然,身份高贵的皇子不曾知道底层一个卑微穷酸的骑士.

可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,那便是像刺猬一样,有着锐利的外表.

他们不曾理解过世界.

却理解彼此.




雷狮至今都记得他与安迷修初见的情景.




贫民窟很破,到处是残败的痕迹.

可是那儿却是离海最近的地方.

雷狮紧攥着卡米尔细小的胳膊,藏身于这窄小的巷子中.

“真是麻烦.”

他粗粗的喘着气,远处追兵的脚步声依然哒哒地响着.

身旁的卡米尔体力已经耗尽.
确实,从皇宫跑到贫民窟,就是从城市的中心跑到角落,这路程并不短.

雷狮有些烦躁,可是却一声也不敢出.


此时,在巷口处站了个士兵,似乎是觉察到这里有丝丝与贫民窟格格不入的气息,一步步向雷狮靠近着.

逃跑真是麻烦.

雷狮闭上眼睛.



不想被抓到.



这念头在心理一落,便感觉胳膊被重重地一拽,连同卡米尔被拉进了一个黑暗的拐角.

紫眸对上一双湖绿色的眼睛.


是多么美丽,多么令人心安的颜色.


雷狮看不清那人的样貌,只听见那人轻声说了句“嘘”,便出了那黑暗的角落.

丝丝棕发随风飘起.


“哼,原来是你啊,安迷修,害我白忙活一场.”

“怎么?团长大人屈身进这肮脏的贫民窟有何贵干?”

哦,原来他的名字叫安迷修.

雷狮将耳朵贴近了些,很清晰的听到了那士兵带几分讥讽的声音.

“少来,你这个笑面虎.”


那士兵暗骂道.


“一个穷小子也妄想在骑士团待着,果然,这又脏又臭的贫民窟才适合你.”


“是啊,我确实不值得在那儿.”

只听见那个名叫安迷修的自嘲一句.

可是却不带一丝辛酸,反而有一丝反讽的味道.

“只是您又能好到哪儿去呢?欺压新晋骑士,没有一丝本事倒不停地邀功,借这个身份调戏妇女.是比我更臭的垃圾吧.”

“你!住嘴!”

那士兵被激得无话可说,反倒是安迷修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.





“向往自由的鸟儿从没有定居的地方.”






话音刚落,雷狮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.没有一个人懂得他真正的志向.

可如今他似乎找到了.


“骑士团也不过如此吧.”
安迷修耸耸肩,摊手微笑着.

“那你就在这儿等着腐烂吧!”

那士兵的脚步声渐远了,安迷修长吁一口气.

可当他再次探头看那个街角,已经没人了.

既然是被骑士团追,看来糊里糊涂地救了一个恶党啊.
安迷修有些无奈,不过让团长不爽,他确实很爽.

海边,那船已经越驶越远,即将变成一个小点,最后消失.

是叫安迷修吧.

雷狮站在甲板上,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海.

阳光微微照着,那颜色倒有点像那落魄骑士的眼睛.

好,我记住你了,

小刺猬.



两个孤高的人互相吸引,终是走上一条路.
尽管一个仍是骑士,一个却成了海盗.













TBC.....吧,先记下这个坑考完试再写
(非常喜欢刺猬的优雅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2)